资料站主页 在线答疑 答疑旧版
  【系统公告:
1、为了他人的阅读方便,请选择问题相应的栏目并拟好问题的标题。
2、提问时选择保密留言而没有设置密码的问题将被直接删除,不予回复。
3、为了确保回复的质量,我们可能会迟延几天回复您。

分类查看:[全部问题 认识教会 教规教义 圣经问题 伦理问题 婚姻家庭 其他问题]

标题关键字

NO.1450:[教规教义]请问如何反驳自然神论「9/21/2022 4:59:52 PM」 [ QQ:332491011 邮箱:defttt4@gmail.com ] (提问)
Male
deft
 
请问如何反驳自然神论所说的神创造世界后再也不管理,宇宙有其自然规律的特点?

[天主教在线] 回复:
十九世纪以降,自然神论(Deism)被用来指称许多不同的神哲学思想;它们虽然不否认神的存在,却都拒绝接受传统基督徒对神和宇宙的关系的看法。比如,他们同意天主创造宇宙,也承认宇宙万物(包括人类)都接受天主的安排眷顾,甚至相信死后的赏善罚恶。它所拒绝的是天主的启示;强调人必须依靠自己的理性才能认识天主的存在和本质,才能认识人的伦理责任。最极端的一种只承认世界的创造源自一位智慧大能的神;祂在已存在的物质中加上秩序,依据祂所规划的自然律,宇宙得以运作。但是这位大能的神绝不干预既定的宇宙秩序;准此,自然的运作绝无例外的事。换言之,奇迹是不可能的。再者,天主对个别的人和事也不闻不问。然而,人类的幸福却在乎他能否认识且喜爱这位造物主,及能否公正无私地与同侪共处。

以上这些思想,肯定了自然律的存在和作用,这一点合乎教会的传统认识,即自然律是天主在万物及宇宙中所定的规律;万物依天主所定的规律生生不息。天主也将自然律刻划在人心深处,使人有最基本的避恶行善之行为标准。但自然神论者排除了天主对世界的干预,也否认了奇迹的发生,一切都归于自然秩序的运作。反驳时,可以强调天主主动进入时间和空间,历史上,的确有天主对人类历史的主动干预,特别是借着耶稣基督的降生,借着奇迹带给人类天主的慈爱。
NO.1449:[教规教义]关于弥撒礼的问题!「8/24/2022 4:28:38 PM」 [ ] (提问)
Male
wanglaosan
 
不知道从哪查阅关于弥撒礼的教会规定!本地弥撒礼已经成为一个矛盾点,教区没有好的管理方式,大堂区的神父富的流油,小堂口的神父还得自己种土豆,堂区每年的婚配弥撒,炼灵弥撒的献仪几乎成了交易!挨

[天主教在线] 回复:
天主教会对弥撒礼节的官方规定可以参阅《罗马弥撒经书总论》,网络版https://ziliaozhan.win/book/html/57/content.html
此外,《天主教法典》里也有一些和弥撒相关的规定。
实际上,你的问题并不是什么教会规定可以解决的问题,而是属于某些,或者确切地说,很多教区都存在的实际问题。有待教区管理制度的完善,和教友监督、参与权的提升来慢慢解决的一个顽疾。从整个的中国教会层面去看,南部沿海和东西部地区的差异也是非常大的,很多富庶教区的神职人员成天没事就是考虑换什么豪车,购哪里的房产,贫穷地区的神父连弥撒意向都没有。
这些都是实际情况,需要教会高层注意到,也要有完善和“大公教会”的同情心。我们每个人都要最后向天主交账,现世的这些财富很有可能会成为进入永生的绊脚石,耶稣在福音里的谴责同样也会落在贪财或吝啬的神职人员身上。
NO.1448:[教规教义]关于佩戴饰物「8/8/2022 8:41:56 PM」 [ ] (提问)
Male
公教小学生
 
本人家中只有自己一人信主,且时间不长。因最近中元节将近,我父母从道观购得一红绳手链(该物之附带说明书称,此物已经道士开光),让我佩戴,我拒绝佩戴,父母就不高兴了。请问以后遇到此类与不信的家人相处的问题,该如何妥善应对?
而且,经上有记载,佩戴异教护身符会遭天主降罚(加下12:40)。面对父母的这种坚持,我应该怎样说服他们?

[天主教在线] 回复:
根据你的描述,基督徒的确不能佩戴这类饰物。至于如何避免和父母的冲突,我们也没什么经验和好的办法。
可以选择天主教的圣物佩戴,同时向父母解释:一件佩戴的饰物能对佩戴的人起到保护的作用,是因为佩戴的人的信心,即相信所佩戴的饰物可以给与佩戴者一种超然的力量,特别是在某些苦难的时刻。所以,佩戴的是饰物应该是和佩戴者的信仰相统一的。如果强行让一位天主教徒佩戴佛教的饰物,或者让一位佛教徒佩戴天主教的饰物,不仅是无用的,还是对佩戴者信仰的某种程度上的污辱。
要和颜悦色的向父母解释这些道理,当然,要用自己的话,不要激动也不要争吵。父母虽然不愿意,但如果是明白事理的父母,最终还是会尊重孩子的绝对的。
NO.1447:[教规教义]请教该如何祈祷「8/1/2022 4:17:30 AM」 [ ] (提问)
Male
游客
 
有些问题我一直没搞清楚,请您告诉我

平时自己遇到事情,该如何向天主祷告呢?如果祷告,是向哪一位祷告呢?(我是认为向天父)

祷告时,除了自己想向天主说的话,还需要别的仪式吗?比如祷告前后划十字架,还有固定结束语“奉耶稣基督之名”等等

我也开始念玫瑰经,玫瑰经里有四个部分,平时星期几是念哪部分玫瑰经呢?念玫瑰经在开始前和结束后都要划十字架吗

[天主教在线] 回复:
祷告或祈祷,本质上就是向天主交谈。只有一个天主,但是有三位,我们将创造特别归于圣父,祈祷时经常会说全能的天父,你创造了世界和人类……天主第二位圣子我们称之为救赎者天主,因为是天主子降生成人,死而复活拯救了我们,我们在祈祷时也可以向圣子祈祷,特别感谢祂的拯救。最后,圣神是特别赋予人生命的灵,我们内在基督徒生命的产生和圣化都是圣神的化工,我们向圣神祈求圣化的恩典。
祷告本无定式,想说什么就说什么,生活中的方方面面都可以,可以求恩,也可以感恩,更可以赞美。但我们从耶稣教给我们的天主经(主祷文)中,多少也看到一些祈祷时应该注意的事项,比如,我们应该首先求天父的名在世界上被尊为圣,求祂的国尽快来临,求祂的旨意临现在人间,最后才是为我们的一切需要来祈求。
在祷告之始,我们习惯划十字,是提醒我们,我们的拯救是来自耶稣在十字架上的功劳,我们需要在耶稣内,靠着耶稣的名,才有资格向天父祷告。最后我们一般都说以上的祷告是奉耶稣基督之名,也是特别告诉我们,耶稣是天人之间的中保,我们只能通过耶稣才能走向天父。
玫瑰经重点是在诵念时思考天主各项重要的奥迹,无论是欢喜还是痛苦,抑或荣福或光明,都是从某一个层面去默观天主的救赎工程。我们将之分开纪念,是因为我们无法全部而完整的将天主的整个奥迹一下子都领略。普通而言,我们周一诵念欢喜五端,周二是痛苦五端,周三荣福五端,周四光明五端,周五特别纪念耶稣的苦难,所以诵念痛苦五端,周六是荣福五端。实际上,这不是什么不能改变的规定,可以随自己的喜好诵念。
我们在任何祷告开始和结束,都要习惯划十字,是提醒我们要开始祈祷,要收敛心神。
NO.1446:[教规教义]告解「7/6/2022 11:10:27 PM」 [ ] (提问)
Male
罪人
 
此留言保密,仅管理员及留言者可以浏览。

[天主教在线] 已经回复您,请 输入密码查看
NO.1445:[教规教义]非自愿入党「6/28/2022 11:44:27 AM」 [ ] (提问)
Male
一个大罪人
 
此留言保密,仅管理员及留言者可以浏览。

[天主教在线] 已经回复您,请 输入密码查看
NO.1444:[教规教义]如何看待庇护十二世给中国基督徒的两份通谕?「6/10/2022 2:36:17 PM」 [ ] (提问)
Male
wallflower
 
这两份通谕分别是庇护十二世《致中华人民》通谕、庇护十二世《宗徒之长》通谕。

庇护十二世《致中华人民》通谕节选:
“至于统治权,教宗所有者,直接来自耶稣所定的神律;主教所有者,来自神律,然间接由继圣伯多禄的教宗而赋予。因此,不单是普通信友,即全球的主教,也应该常常服属于教宗,听从命令,团结一致。
最后,按着耶稣的规定,民众和政府,不能侵犯教会圣统制的权利,干涉圣统制的行政。” 

”公教教会所收的信友,不限于一个民族,一个人种,乃是以基督的神爱,普爱世界的各种民族,各种人种,使他们因着基督的神爱,互相团结,如兄如弟。既是这样怎么能有人说教会替一个国家,一个政权,服务奔走,怎么能逼迫教会破坏救主所立的统一制度,分成各国的教会与罗马圣座脱离关系?罗马圣座乃基督耶稣的代权伯多禄,世世相传,直到末世。凡是基督信友的团体,若一旦跟圣座脱离关系,便像葡萄枝自树上割下了,再不能开花结果。“

庇护十二世《宗徒之长》通谕节选:

”因为在你们国内,曾以一种秘密的计划,成立了一个组织,名为‘爱国会’,想尽办法勒令公教人士,一并加入。
据公开的报道:此爱国会的宗旨,是为在爱国爱教的前提下,将公教的圣职人员和信友们团结起来,以提倡爱国精神,发展国际和平,并为协助巩固,并发扬在你们中所立的社会主义,并与政府合作,尽力拥护政府政策,以及所谓的宗教自由。然而,这种组织,虽可在爱国爱民,谋求和平的普通口号下,蒙蔽一般朴实的愚民,但显而易见的是:其目的尽在于努力完成其既定而又害人的阴谋。“

其实,爱国会是假借爱国的美名来驱使公教人士渐渐接受无神唯物主义的理论,进而否认天主,于唾弃宗教的原则。并且爱国会也假借保卫和平的美名,接受了敌方所捏造的谣言与罪名,并加以宣传,以控诉圣职人员,攻击主教,攻击圣座,诬陷他们怀有帝国主义的野心,一心专务剥削弱小民族,以固有的成见来敌视中华人民。
爱国会,又宣称在宗教事务上应享有各种自由,以便利于政教合作的进行;其实,这种口号的真正目的,完全是置圣教会的权 利于不顾,使教会完全隶属于政权之下。爱国会并促使自己的会员对于驱逐传教士的命令,对于主教、神父、修士、修女,以及不在少数的男女信友的非法监禁的命令,都应加以赞成;并且对于长期阻止合法神长执行职权的非法处置,也应接受;对于反对圣教会至一至公,并反对教会圣统制的谬论,也应附和;并对于唆使信友,神父违抗法定神长,离间教会团体,断绝圣座关系之种种阴谋,都该照行。

并且,以爱国爱民自居的爱国教会,为了加速传播上述的恶毒理论,为了更容易逼人接受,遂施行各种方法,甚至压迫威吓,亦在所不惜,一面在报章杂志上大肆 宣传,一面连串地召集会议,用尽恐吓,诱惑,欺骗的方法,驱使一般不欲参加的人参加集会,如有人在集会中胆敢发言,辩护真理,则群起而攻之,加以反政府,反新社会的罪名。
此外,尚有所谓的学习,迫使学员吸取并接受骗人的学说。甚至司铎,修士,修女,修生,以及各界年龄的男女 信友,都被迫参与,在这种学习会议中,整天整周,甚至整月不息,继续听讲,继续讨论,终至使人理智麻木,意志失调,乃至为一种心理力所压制,被迫声明信服。此种声明,既已失去了思索的自由,何具人性价值之有!更不必提说那些千方百计恐吓人心的方法:私下的欺骗,公开的恐吓,被迫的“悔过书”,“思想改造 所”,“公审”等等,甚至连年老可敬的主教,也被污蔑地拉到“公审”的场所里去。

对于这种蹂躏天主子女的神圣自由和侵害人性根本权利的暴政,全球天主教的同道兄弟,以及全球的正直人士,不能不同我们一齐,同声呼吁,抗议这种损害世人良心的举动。

[天主教在线] 回复:
这类通谕属于具有时代性的通谕,通谕的教导应该和时代向匹配才有意义。我们的时代在变化,国内教会的情况也在变化,就会出现通谕所谈的和现实情况有某种脱节。
比如,今天,政府不再否认教宗为天主教会的最高元首,不再企图建立一个独立于罗马之外的教会,独立自主和自办教会原则也有了一些意义上的微妙变化。虽然目前看起来还不甚清晰,需要时间才可以检验,但其中的变化也是我们无法否认的。
所以,我们尽量不要把过去的“对抗性”教导原则应用到今天,这也涉及到天主教会过去发表的一些措辞强烈的、针对誓反教文件和言论。当然,梵二大公会议已经撤销了过去对东正教和誓反教的绝罚。
时代在变化,我们教会也不可刻舟求剑。举个简单的例子,新冠肺炎病毒不断变种,发展到今天的奥米克戎,传播力高但毒性弱,如果我们再用初期的对待方法就错了。这不是说当初的那种方法是错误的,在当时那个阶段是正确的,但新的变量出现了,就要求用新的方法去对待。
NO.1443:[教规教义]基督的死为何能使我们的罪得以赦免?「6/8/2022 12:16:40 AM」 [ ] (提问)
Male
wallflower
 
教会在不同的历史时期,对这个神学问题有三大类的解答。

观点一:ransom theory

耶稣基督是作为赎价牺牲而死,赎价要么支付给撒旦(最主流的观点),因为亚当在堕落时将人类出卖给了撒旦,而基督是死亡的赎价;赎价要么支付给圣父,依据是【罗马书3:25】,ἱλαστήριον(hilastērion)可作“神向罪息怒之处”(place of satisfaction)。一般译为“施恩座”,也就是约柜(ark)的盖,旧约时代在赎罪日(day of atonement),祭司把祭物的血洒在施恩座上来平息天主对以前所犯罪孽的忿怒,保禄的比喻表明耶稣的血(死)是我们罪的救赎,恢复我们与天主的盟约。

支持这种观点的有亚历山大的奥利金(origen of alexandria)、尼撒的额我略(gregory of nyssa)、 亚历山大的亚他那修(athanasius of alexandria)、耶路撒冷的济利禄(cyril of jerusalem)、奥古斯丁。

比如奥古斯丁就这样写到【the redeemer came and the deceiver was overcome. what did our redeemer do to our captor? in payment for us he set the trap, his cross, with his blood for bait. he [satan] could indeed shed that blood; but he deserved not to drink it. by shedding the blood of one who was not his debtor, he was forced to release his debtors — doctrine of the atonement, catholic encyclopedia】

【马尔谷福音10:45】、【弟茂德前书2:5-6】有时也被引用,用来支撑这个观点。

观点二:satisfaction theory

这种观点被12世纪的坎特伯雷的安瑟莫(anselm of canterbury)提出,因为人人亏缺了天主的荣耀,人必须为所犯的罪,付上相当的代价,而如果人们自己付出代价,结局就是死。但耶稣基督为所有人而死,基督的死满足了罪所应得的惩罚,满足了天主的公义和荣耀,同时基督徒也不必为罪而死。这里的satisfaction意味着恢复原状、修复。

之后这种观点被广泛接受,最著名的就是托马斯·阿奎那。

马丁·路德、约翰·加尔文、约翰·卫斯理等教改家也接受了这个观点,并发展出【刑罚替代理论】:耶稣基督的死是为了满足天主对人类罪孽的愤怒。耶稣代替罪人(替代)受到惩罚(刑罚),以满足天主的公义。

也因此,目前除了持东正教神学立场以外的教会,这种观点是最主流的。

观点三:recapitulation theory

耶稣基督的来和死首先是一种道德影响,是为了给人类带来积极的改变。基督的死被理解为改革社会的催化剂,激励基督徒借助圣神效法他的榜样,过上圣洁的生活。

最早系统阐述这种观点的是爱任纽、殉道者游斯丁(justin martyr),并发展了基督徒的神圣化理论:除了罪以外,基督向人们分享了他的所有经历,也包括死亡与复活在内,为了我们与天主融为一体,并分享他的nature,也能够从死里复活。

因此耶稣基督作为神人,他的来和死对基督徒而言,意味着一种神圣化的人生方向,那就是藉圣子上升到圣父,实现与天主的共融。

神使自己成为人,为要使人成为神。 — 爱任纽

【希伯来书2:17-18】有时被引用,用来支撑这个观点。额我略·纳齐安(gregory of nazianzus)、守信者马克西姆(maximus the confessor)也持有这种观点。亚历山大的亚他那修和奥古斯丁同时持有观点一和观点三,认为两者并不矛盾。

[天主教在线] 回复:
耶稣是在犹太环境下成长的,也受到犹太教的熏陶,并履行了律法的规定以完成全义。基督宗教之所以是一个新的宗教,而不是犹太教的延续或翻版,就在于基督带来的新意。精神取代了律法,基督本身取代了旧约的祭献,洗礼取代的割损礼,主日取代了安息日……
理解耶稣和保禄的话语,都必须要放置在这个前提下,一方面,他们要用时代的语言做听众可以理解的表述,另一方面,整个的信仰意识在不断地的进化。教父时代有他们对救恩观的理解,我们这个时代自当也有当下的神学理解。如果我们仅仅把思想局限到神学发展过程中的某一点,或某一点争论,我们就永远看不到基督信仰的全貌,在这些争论和矛盾中失去我们现代人对信仰最本质的认知。
教父们对这个问题并没有提供给人一个满意的解答,甚至把人带入了极其危险的字面意义解释层面,这已经与耶稣所带来的“革命”愈行愈远了。我们目前尚不能提供一个现代神学对救恩论的满意解释,但时代问题和由此带来的神学反思,是我们在研究这个问题时应该优先考虑的。
在众多的解释中,我们把现代神学家比较综述性的理解呈现给大家,以帮助我们从过去狭隘的字面和经院主义理解方式中解脱出来,希望借助这种新的理解途径,加上个人的参悟,能对这个问题有一个更为全面而深入的体认。我们认为,《现代天主教百科全书》中“救恩”词条的解释可以表达我们上述的观点,但遗憾的是,我们无法要求更多,换句话说,这个词条的解释并未给我们提供一个完备的答案,比如对“基督的死为何能使我们的罪得以赦免?”的回答。

救恩
SALVATION
    今天的救恩神学需要考虑到这样一个事实,即人类团体遭遇的危机是前所未有的。这个危机的一面是,人们开始意识到,我们对地球的开发和滥用正对其他生物以及我们星球上的生命支撑体系造成无法弥补的破坏。危机的另一面与地球资源分配的不公有关。人类中的一小部分控制并使用着大部分财富,而其他人则在忍受贫困煎熬。贸易和国际债务体系加强并维持了这种不平等。我们当前处境的第三个相关的方面是女性对父权制压迫的意识、旨在解放男人和女人的运动。这场运动为这个星球上的生命提供了新的可能性。
    当今天的基督徒问及救恩的意义时,他们面对的是古代的最基本的问题一一关于罪和宽恕。无辜者的受苦、死亡和死亡后的生命,他们是谁的人生意义以及他们在天主面前如何行事的意义。但他们也会问:耶稣基督之内的救恩与生态危机、国际上的非正义、男人与女人的关系有什么关联?

    纳匝肋人耶稣内的天主的救恩
    以色列救恩史上一个伟大的事件是天主把犹太人从埃及拯救出来并在西乃山( Mount Sinai )上与他们建立盟约。这不仅是一个宗教事件,也是一个政治事件。它既包括了天主解放的行动,也包含了人类的参与。以色列的天主是救世者和拯救者,是一个在历史中行动的天主,体验了这位天主的救赎行动后,接踵而来的就是未来从天主而来的救恩的新承诺。
    福音讲述了一个生于该团体中的孩子的故事,他的名字叫耶稣,意思是“天主拯救”(玛1:21;宗4:12 )。路加福音中,玛利亚的心神欢跃于天主她的“救主”(1:47) ,匝加利亚( Zechariah )因为救恩的来临而赞颂天主(1:69,71,77 )。天使报告“救世者,他就是主默西亚”的诞生(2:11 )。西默盎(Simeon )双臂抱着那婴儿,他宣告说,他的双眼看见了天主的救援( 2:30 )。
    耶稣传教时不断见证天主就是救主,特别是他在宣讲天主国以及因为天主国的来临他的所行时。在耶稣的言行中,天主的救恩、已经被体验到:病者被治愈(谷3:4;5:23,28;6:56),罪过得到宽恕(路7: 50; 19: 9),宗徒被救(玛8:25; 14:30 )。在对观福音( Synoptic Gospels )有关治愈的故事中,“救”和“救恩”提到了18 次,常用的语句有“你的信德救了你”(谷5:34;10:52 ;路17:19 )。
    耶稣治愈人,这非常清楚地说明,救恩所指的不仅是严格的宗教方面的生活,也包括把人、人性完整的所有方面从压迫和奴役中解救出来。当耶稣与弃民和罪人一起吃饭时,当他召唤加里肋亚( Galilee )的农夫成为宗徒时,当他挑战宗教和社会中的排他主义、控制和自以为义并以爱将之取代时,当他在自己具有极度包容性的门徒团体中与那些男男女女在一起时,天主救恩的来临就已经呈现和彰显出来了。
    在耶稣人性的、有限的行动中,他“巡行各处,施恩行善”(宗10:38 ),天主最后的救恩已经部分地显露。不过,最后的救恩还没有来临,它只会由天主之子,在天主的时刻来临(谷13: 32 )。
    耶稣关于忠于天主和爱邻人的宣讲导致了他忠于天主并为了他人的死亡。耶稣的死说明,他积极地活出了自己“为了他人”的承诺。他的死亡看上去好像是一个彻底的失败,好像是被天主抛弃。但是,门徒们却与从死中复活的耶稣有了充满喜乐的、解救性的相遇。他们的生活也由此转变了。在与耶稣的相遇中,他们体验到了天主为耶稣所做的见证。他们相信在耶稣的生命、死亡和复活中,天主的救恩无可逆转地掌管了我们的世界。
    或许,耶稣传教过程中门徒唯一不明白的一点——天主的救恩如何突然闯入我们的世界——现在变得再清晰不过了。由于他的复活,耶稣的身份得以明晰地确认——他就是从天主而来的我们的救恩。

    早期基督徒的救恩神学
    在复活中,并经由复活,耶稣的门徒清楚地看到:在他内,在他的生活和死亡以及显扬中,神圣的爱已经倾注在我们人类历史的破碎之中,为其带来恩宠和宽恕、治愈和解救。他们在他内找到了天主临在的彻底的新体验,把男人和女人从罪咎和失败中,从自我满足、焦虑和孤独中解放出来,将他们引向充满怜悯、爱和包容的团体。在失败面前,希望敞开了大门,死亡不再是最终的了断。
    这种体验之大是任何一种神学不能涵盖的。门徒们用了很多意象和比喻,试图表达天主在基督内做了什么。其中很多是直接从门徒们的犹太传统中提取的,如《依撒意亚》( Isaiah ) 第四十章至第五十五章中受难指仆人的形象。还有一些是受当时希腊文化影响的。正如约瑟夫·菲次迈耶(Joseph F山myer)指出的,单单在保禄的书信中,我们就能找到十种不同的意象来描述基督事件的效果:成义、救恩、和好、赎罪、救援、自由、圣化、转变、新创造和颂扬。每个意象所表达的都代表着保禄对基督理解的某个方面。没有哪一个意象是足够的。
    这些意象中只有三个能在此探究。
    “成义”( dikαiosis ) 对保禄来说是一个关键的神学概念。这个基本的意象是从法庭中得来的,表达的意思是法官在法庭前宣告无罪和洗冤。保禄特别在盟约的背景中建立他的犹太传统。在这个传统中,成义和正义可以描述天主与天主子民间的正确关系。当保禄说基督让我们成义时,他的意思是,除了遵守梅瑟的法律外,因为天主在基督内的作为,我们可以站在天主台前被洗清罪名并获得自由。这种成义是由恩宠而来的,是天主白白送给的礼物,是通过信德得到的。(罗3:21-26;迦2:16-21)
    “救恩” ( sotoriα )一词的基本意象是从任何一种伤害中拯救出来。在犹太教中,该词用来形容天主对以色列的救援。在希腊文化中,它被用来形容神圣的或者是人类的拯救者。对于保禄来说,我们通过基督的十字架得救(格前1:18,21;15:2;格后2:15) ,但救恩还有一个未来的层面,直到我们分享了复活生命的圆满后才能得以完成(得前2:16;5:8-9 ;格前3:15;5:5;罗5:9-10;8:24)。
    “救赎”( αpolytrosis ) 的原始意思是把一个沦为奴隶的人赎回。这里面隐含着以色列人把天主当作赎回者的信仰。所谓赎回者,意思是把遭奴役或遭俘虏的亲属买回来的家庭成员(出6:6-8 )。当保禄使用救赎的词语时,他指的是,通过基督的死亡和复活,天主把我们从罪和邪恶手中赎回,把我们领进一个全新的关系中(格前1:30;罗3:24 )。他从来没有从字面意义上来使用这个比喻,因此他没有特别指明债是付给谁的。救赎还有肉身层面的意思,因为我们等待着“我们肉身的救赎”。它还有一个宇宙层面的意思,因为整个受造之物等待着被从捆绑中解放(罗8:19-23)。
    以上每一种关于救恩的神学概念都是从生活的不同方面提取的比喻,为的是表达那最终元法用语言表达的意思。早期教会中有关救恩的比喻和神学的多样性见证了人们对天主在耶稣内的救援行动的生动体验。
    在教父时代,这种生动性继续存在,而且还有关于基督救赎工程的生动评价和辩论。里昂的圣依肋内(St. Irenaeus 115-200)从宇宙的层面上看待救恩,认为救恩是万物在基督内的复原,这是依照《厄弗所书》第十章第10节中的“总归于基督元首”而来的。圣亚大纳修(St. Athanasius 295-373)是神化神学的著名代表:圣言成为真人,所以人类可以通过恩宠和立嗣而成圣。
    在教父时代,一些人理解救赎概念时过于字面化,因此谈及耶稣死亡时,将其当作付给天主或魔鬼的赎价。为了反对这些神学上的错误,坎特伯雷的圣安瑟伦(St.Anselm, 1033-1109 )发展出了补赎神学。受中世纪的一些概念——诸如正当的秩序、正义和合法关系的影响,他把罪视作对正当秩序的伤害和对天主光荣的侮辱。因为天主是正义的,不能对这些视而不见。错误如何能被扳正呢?如此的对无限天主的冒犯,只有一位神圣者才能补赎,而且只有人才能为人的罪奉献补赎。因此,这个补赎只能由道成肉身的天主来做出。
    安瑟伦小心翼翼发展出来的神学有时被流行的教导误解了,天主被描绘成一个有权势的统治者,他要求通过受苦和流血对过犯做出补偿。这种说法严重地扭曲了耶稣所彰显的天主,给天主教和基督新教神学都造成了持久的影响,它背离了安瑟伦最初的见解。

    当代救恩神学
    古斯塔沃·古铁雷斯(Gustavo Gutierrez)是当代救恩神学的一个关键人物。由于是从拉丁美洲穷人的角度作神学的,他问了这样一个问题:耶稣基督的救恩和历史的解放进程之间关系如何?古铁雷斯在神学和解放之间找到了三个互相关联的层面:1)政治解放; 2)意义更广的人类的完全解放运动; 3)为了与天主共融的从罪中的解放。这三个层面都是同一救恩进程的一部分。耶稣基督是解放者,他的拯救行为涵盖人类的所有方面。这三个层面各不相同,但都有必要。不能把它们混为一谈,但它们又彼此关联,没有其他两个,其中一个就不能圆满地存在。在这种神学中,真正解放性的人类政治行动可以被理解为片面而有限地实现了天主的救恩,尽管它不是天主救恩的全部。
    这种神学不仅对拉丁美洲产生了影响,而且也影响到了来自亚洲和非洲的神学以及妇女和黑人的解放神学。它对欧洲神学的影响也同样明显,如爱德华·席勒贝克斯(Edward Schillebeeckx )对救恩神学的重要贡献。训导当局也触及到这种神学中的一些主题。例如,教宗保禄六世(Paul VI)1975年在其关于福传的著作中写道,解放神学必须使整个人,包括他或她的各个方面与天主直接面对,并向天主开放。信理部先后于1984年和1986年颁布了两个训令,与解放神学展开了对话,提出了批评性的问题,也肯定了这种神学的基本见解。
    生态危机迫使神学家询问整个受造物和耶稣基督救恩之间的关系。这意味着对德日进、卡尔·拉内(Karl Rahner)以及过程神学和妇女神学的重新评价并在其见解上重新构建。一种生态神学希望超越人类宇宙中心的学说,达到一种涵盖所有受造物的救恩神学。20世纪后期的宇宙学、相对论和量子论需要这样一种神学,它能展示耶稣基督救恩与延伸的、进化的、互相关联的宇宙之间的关系。
    总而言之,可以这么说,一个救恩的神学必须被置于人类解放之中,包括个人的、生态的、人际的、政治的和宗教的解放层面,必须在所有造物的救赎的背景中进行讨论(罗8:21;哥1: 20)。扼要地说,救恩神学包括以下的方面:
    天主对整个宇宙的创造和改变。天主在基督内的救恩涵盖了整个星系的形成和原子内部的相互作用,触及每棵植物、每只昆虫、每头动物、每个人以及地球上的每个生态系统。
    天主在恩宠中对人类自我奉献并邀请人类加入救恩工程。天主的解放性的恩宠和我们参与其中的召叫涵盖了人类存在的所有层面:我们与他人的关系、我们在团体内的生活,我们参与社会和政治结构,我们参与旨在赢得正义和平的行动,我们与其他生物、生态系统、地球和宇宙的关系,我们与自我、身体、思想和情感的关系以及通过这一切的我们与生活天主的关系。

    谁能被拯救?世界和教会
    基督信仰始于这样一个信念:救恩来自对耶稣基督的信仰以及进入教会的洗礼。当人们问及教会对于救恩是否必需时,答案是肯定的,口号就是“教会之外无救恩”。这一点被纳入了1215 年拉特朗第四届大公会议的教导中,以及教宗鲍尼法爵八世(Boniface VIII) 1302年的《至一至圣》(Unam Sanctαm)中。但是,对这一口号的理解是,那些听到了救恩的福音却主动地、有罪地拒绝它的人才得不到救恩。
    但对有些人来说,他们要么没有听到过福音,要么没有人向他们很好地传达福音,此时,“教会之外无救恩”这个格言就不能被理解了。基督徒团体总是保存着这样一个信念:天主的做工不能局限在有形教会的范围之内。神学家们试图表达出这个信念,其中的一种方式就是“愿洗”。梵蒂冈第二届大公会议对此有一个非凡的澄清。它毫不模糊地教导说,恩宠和救恩的做工超越了有形教会的界限。《教会宪章》声明:“那些非因自己的过失,而不知道基督的福音及其教会的人,却诚心寻求天主,并按照良心的指示,在天主圣宠的感召下,实行天主的圣意,他们是可以得到永生的。还有一些人,非因自己的过失,尚未认识天主,却不元天主圣宠勉力度着正直的生活,天主上智也不会使他们缺少为得救必需的助佑。”(16节)《论教会在现代世界牧职宪章》教导说:“圣神为所有人提供参加逾越节奥迹的可能性,虽然其方式只有天主知道。”(22节)
    正如卡尔·拉内指出的,我们需要把天主救恩看做是与世界历史共存的。每个人都站在天主恩宠之前,这个恩宠可以被拒绝,也可以通过忠诚和良心而接受。进而言之,在当代基督宗教神学中,有人认为其他的宗教传统也可能是恩宠和救恩的一种方式。只是这一见解如何与基督徒的信念“基督是普世的救主”相关联,是一个正在进行的讨论话题。
    救恩通过圣神的工作提供给所有人,在这样一个世界中,教会可以被理解为天主在此世救援行动的圣事。根据梵二文献,教会是“拯救普世的圣事”(教会48,现代45,传教1)。教会是普世救恩的标记和工具。教会被号召表达并表示天主的普世救恩,而且,作为天主的工具,也帮助带来全世界的救思。

    已经——但却尚未
    我们的行动和经历如何与天主最后的救恩相连呢?席勒贝克斯(Schillebeeckx)提议说,我们可以把我们的生活看做是天主统治的“零碎的期望”。我们每天经历的“一切都是救恩”。我们已经体验到对最后救恩的零碎的期望。我们人间的为了人类解放的行动可以被理解为来自天主救恩的一部分,尽管它们也会包含人类弱点和罪恶的某些成分。我们不能把人类的工程等同于天主的救恩,那样做就是偶像崇拜。我们的工程有历史的条件性和局限性,而且总是屈从于人类脆弱和罪恶的扭曲。天主最终的、末日的救恩,尽管以零碎而期待的方式存在于我们的经历中,但它也超越了我们的经验和行动,不能被预知和控制。
    但是,我们可以有自信,就天主在基督内最终对-切的改变而言,我们为了正义、和平以及爱的行动是有意义的。基督的复活教导我们,即使看起来是惨痛的失败也可能有其最终的意义。在基督内涤净罪恶并得以改变后,以天主的新创造而论,我们的贡献确实有意义。正如教宗若望·保禄二世就人类行动和努力所说的,在天主最终的救恩中,“没有什么会失去或者白费”。
(《社会事务关怀》通谕,48 节)
    DENIS EDWARDS 编

《现代天主教百科全书》407-411页。文字来源于pdf文件,请与原文文本为准。
NO.1442:[教规教义]教友入党问题「5/28/2022 6:33:20 AM」 [ ] (提问)
Male
youyou
 
我们家是教友家庭,从小父母教育不能入党,现在参加工作,入党是职业生涯发展的必要条件,请问教友可以入党吗?

[天主教在线] 回复:
你可以先看看我们以前回复的这类问题/so.asp?k=%C8%EB%B5%B3&so=%CB%D1%CB%F7
看完以后,若是还有什么疑问,可以继续提问。
NO.1441:[教规教义]天主教教徒可以阅读其他宗教的书籍吗「5/20/2022 6:02:01 PM」 [ QQ:963459511 邮箱:963459511@qq.com ] (提问)
Male
哈哈先生
 
此留言保密,仅管理员及留言者可以浏览。

[天主教在线] 已经回复您,请 输入密码查看
NO.1440:[教规教义]宗13:48的“tassō”是中间语态还是被动语态?「5/18/2022 4:10:12 PM」 [ ] (提问)
Male
wallflower
 
我是问题no.8860、8867的提问者,问题no.8860、8867中,回复者(宗13:48)的理解是错误的,他犯了马丁·路德和约翰·加尔文等新教”改革者“一样的错误。

希腊语有主动语态、被动语态和中间语态,那么宗13:48中的“预定tassō”,是被动语态还是中间语态?

从字面意思难以区分,因为tetagmenoi的被动语态还是中间语态一样,都是tassō。

如果是被动语态,那就是天主预定了那些外邦人得救,这正是加尔文主义者的理解。如果是中间语态,那应该理解为“安排自己、准备自己“。

中间语态理解不仅在直接的上下文中更有意义,而且也符合更广泛的福音教导。

宗徒大事录从第10章开始,就记载了宗徒们对外邦人宣讲福音,外邦人归信的故事,外邦人经常对福音作出积极的回应,而犹太人则不然。在第13章更是对比了两种人对福音的态度,一人渴慕天主的道,一人却充满诡诈。(参见宗13:7、10)。外邦人更愿意倾听、思考、核查和接受所传的道,正如宗13:46中“拒绝”(希腊文, apōtheō )这个词也是中间语态那样,宗13:48的“tassō”也是中间语态。

此外,宗10:1-2、宗17:26-28、宗16:14、宗18:10同样描述,有些外邦人依靠自己的人生经验天然敬畏造物主,而这是得救的准备,这些人听到福音自然会注定得救。

回复者对【厄弗所书1:4】的理解和马丁·路德错误理解一致。请注意,“基督徒”最开始是外邦人的称谓,“在基督内”的意思就是“基督徒”。【厄弗所书1:4】说的是从创世之初,天主就预定某些基督徒圣洁无瑕。而不是预定某个人注定成为基督徒。

通俗的理解,明天凌晨,有一部新电影将首映,也就是说,只要买票进电影院的人注定会看到这部电影,或者说,电影院预定了买票进场的人会看到这部电影。

【厄弗所书1:4】就是这个意思,创世之初,天主就预定某些基督徒圣洁无瑕。

回复者对【罗马书9:14-15】的理解也是加尔文主义的,加尔文主义认为一个人得救与否是天主武断地拣选和遗弃, 然而保禄强调“难道天主不公道吗﹖”,恩待与否当然是有条件的,天主清楚地让以色列国做出选择,并承担选择带来的后果,那就是信或者不信【申命纪30:15-20】。

最后我想用伊拉斯谟的话作为回应,这句话当初也是他用来回应马丁·路德。

let us shun any hypothesis that makes man a puppet and god a tyrant crueler than any in history. (让我们回避任何这样的假设——人成为提线木偶并且天主比历史上任何暴君都残忍。)


[天主教在线] 回复:
对于宗13:48的解释,当时恰好是当天的主日读经,没有过多的去从原文研究,再说,我们也不是专业研究圣经的,没有希腊原文基础。
我们一直在避免将预定的解释说成是一种人没有任何自由的选择,可能在解释的过程中无意也走入了很多人犯的同样的错误。
但是,我们也并不完全赞同那位提出诘难的陌生兄弟的答复,因为那个答复,虽然极力保存了人的自由,但却无形中贬低了天主的预知。电影院不知道具体谁买票,只知道会有人买票,但这个比喻不可以贴合到天主身上,天主也不知道降来发生的事情?按照这个比喻的逻辑,就是不知道。
我们不再对这个问题回复,因为超出了我们所能解释的范围,既然有可以解释这个难题的人,就应该去请教他们。
也非常感谢这位朋友锲而不舍求真的精神。
NO.1439:[教规教义]领洗后困惑「5/17/2022 7:54:50 PM」 [ ] (提问)
Male
Francis
 
请问在领洗后为什么新教友会更容易生活中不顺利,祝福房子后,家人得病?谢谢

[天主教在线] 回复:
如果领洗或皈依天主教,生活就会顺遂,也会发发财,有病不用看,喝点圣水就会好。这样的信仰就是一种以现世利益为基础的信仰,和佛教道教没有什么区别。
我们必须要经过考验,才可以达到天国,考验是必须的,因为通向天国的路是窄的,需要“挤”进天国,耶稣也警告我们:大路导向死亡。
教友处在这种境况中,牧者或者身边的教友,要陪伴,这位教友最好也要通读一遍约伯传。
和那些抛头颅、洒热血,最后在羔羊的血中洗净自己的人相比,这些小小的考验又算得了什么呢?
教友千万不要把信教当作一种迷信,把天主当作摇钱树,以为领洗以后一切就都会顺利。
但是,如果我们努力,天主不会坐视不管,如果我们什么也不做,只等奇迹,奇迹也就永远不会出现。
NO.1438:[教规教义]为什么说得救不是天主无条件的预定拣选?「5/16/2022 9:41:09 PM」 [ ] (提问)
Male
wallflower
 
我是问题no.8860的提问者,个人认为no.8860问题下面的回复者存在对圣经的误解,于是单开一个问题。

一、得救不是天主无条件的预定拣选

【宗徒大事录13:48】的字面意思就是,保禄和巴尔纳伯向这些外邦人传道时,他们中的一些人已经注定要获得永生。根本没有提及隐秘的预定拣选,即一些人注定得救而一些人被弃绝。

回复者也没有弄清楚为什么天主拣选了雅各伯,而遗弃了厄撒乌?【罗马书9:11-13】,实际上这是引用【创世纪25:23】、【玛拉基亚1:2-3】 ,雅各伯和厄撒乌分别对应以色列和厄东,用祖先的名字指代部族是传统。天主为何狠厄东,请看【户籍纪20:14-21】、【亚北底亚书】。

回复者也没有弄清楚【厄弗所书1:4】,事实上只要阅读上文, 就能知道【厄弗所书1:4】中的“我们”,不是指一群早就被无条件拣选、预定要得救的人,而是保罗写信的对象,保禄没有说天主拣选我们“到基督里”,而是说天主在基督里拣选了我们,使我们成为圣洁和无可瑕疵的。因此【厄弗所书1:4-5,11】说的是:从创世之初,天主就预定在基督里的某些人在他眼中成为圣洁无瑕的,并且都可藉基督得儿女的名份。

类似的还有【伯多禄前书1:2】,这整章的主题陈述,请看下文【10-12节】,先知们预知和天主部分启示的是要实现的救恩计划,而伯多禄的写信对象现在正在经历这个计划。鉴于此,伯多禄说应该过圣洁的生活【12-13节】。

二、成圣是天主召选

请看神学词典“圣化”词条:【与白拉奇(参 113)的论争中,奥斯定认为人需要天主的恩宠才能爱天主、爱别人、守诫命和躲避犯罪(ds 225-227);显然奥氏提到的是指「圣化」恩宠。中世纪时,多玛斯在亚里斯多德(aristotle, 384-322)的概念影响下,认为人性本身藉着信望爱,在其理智及意志的潜能内接受圣化恩宠(sanctifying  grace),而以「受造恩宠」(created grace) (参 353)来说明「圣化」在人内导致一种真正的改变。】

典型的是【罗马书8:28-30】的解读,请看
https://faithalone.org/grace-in-focus-articles/taking-romans-828-30-back-from-calvinism/


[天主教在线] 回复:
一、得救不是天主无条件的预定拣选
【宗徒大事录13:48】的字面意思就是,保禄和巴尔纳伯向这些外邦人传道时,他们中的一些人已经注定要获得永生。根本没有提及隐秘的预定拣选,即一些人注定得救而一些人被弃绝。
【回复】:预定和拣选(预拣)是两个无法分开的概念,还有一个无法分离的概念就是天主的预知。我们不能抽离这些概念仅仅去谈“隐秘的预定拣选”。“那些被预定获得永生的人,就都信了”,保禄虽然没有提及这是一种创世之前的预拣,但我们不能理解为一种离开天主预拣的“预定”。只有一个预拣,没有第二个。在你的留言中,你解释这句话的意思是“保禄和巴尔纳伯向这些外邦人传道时,他们中的一些人已经注定要获得永生。”你肯定了一些人已经注定要获得永生,旋即又说:“根本没有提及隐秘的预定拣选,即一些人注定得救而一些人被弃绝。”你又提出了“一些人注定得救”的概念。那么,在你的提问中,这不应该是同一个概念,保禄在宗13:48里所说的不是天主预拣的概念。但是,如果不是同一个概念,又该如何理解一个“预定获得永生”?在天主的预拣之外,还存在另外一个“预定”?我们并不否认这里并没有提到隐秘的预拣,这是合理推论的结果,因为预定获得永生必然要和天主的预拣联系在一起才有意思。

回复者也没有弄清楚为什么天主拣选了雅各伯,而遗弃了厄撒乌?【罗马书9:11-13】,实际上这是引用【创世纪25:23】、【玛拉基亚1:2-3】 ,雅各伯和厄撒乌分别对应以色列和厄东,用祖先的名字指代部族是传统。天主为何狠厄东,请看【户籍纪20:14-21】、【亚北底亚书】。
【回复】:这是典型的以经解经方式,但并不能解释这个难题:天主为什么要选择以色列,遗弃厄东?我们只能随跟保禄说:那么,我们可说什么呢?难道天主不公道吗?绝对不是!因为祂对梅瑟说过:『我要恩待的,就恩待;我要怜悯的,就怜悯。 』这样看来,蒙召并不在乎人愿意, 也不在乎人努力,而是由于天主的仁慈。保禄的这段话最后将拣选归因于天主的仁慈和自由,其实也就是我们所说的,是天主的奥秘。

回复者也没有弄清楚【厄弗所书1:4】,事实上只要阅读上文, 就能知道【厄弗所书1:4】中的“我们”,不是指一群早就被无条件拣选、预定要得救的人,而是保罗写信的对象,保禄没有说天主拣选我们“到基督里”,而是说天主在基督里拣选了我们,使我们成为圣洁和无可瑕疵的。因此【厄弗所书1:4-5,11】说的是:从创世之初,天主就预定在基督里的某些人在他眼中成为圣洁无瑕的,并且都可藉基督得儿女的名份。
类似的还有【伯多禄前书1:2】,这整章的主题陈述,请看下文【10-12节】,先知们预知和天主部分启示的是要实现的救恩计划,而伯多禄的写信对象现在正在经历这个计划。鉴于此,伯多禄说应该过圣洁的生活【12-13节】。
【回复】:圣经不能这样读的。耶稣在山中圣训的时候,对象是当时听祂讲道的民众,那些圣训就不是对我们说的吗?耶稣对多默说:不要做个无信的人,就只是对多默所说的,和我们无关吗?保禄所有书信都有对象,没有一封信是针对全体信徒的。天主的话是不受这种限制的,就像初期教父在解释耶稣在十字架上将玛丽亚托付给若望的方式,将若望宗徒象征化,成了教会的象征。所以,我们绝不赞同弗1:4所说的“我们”和你、我无关。

二、成圣是天主召选
请看神学词典“圣化”词条:【与白拉奇(参 113)的论争中,奥斯定认为人需要天主的恩宠才能爱天主、爱别人、守诫命和躲避犯罪(ds 225-227);显然奥氏提到的是指「圣化」恩宠。中世纪时,多玛斯在亚里斯多德(aristotle, 384-322)的概念影响下,认为人性本身藉着信望爱,在其理智及意志的潜能内接受圣化恩宠(sanctifying  grace),而以「受造恩宠」(created grace) (参 353)来说明「圣化」在人内导致一种真正的改变。】
【回复】:我们一直在躲避这种无益且让人混乱的学问,西方神学的这种发展,很多时候走上了纯理性思维辩论,把基督信仰形而上化。我们说,成圣其实很简单,回到圣经,回到耶稣的话就够了:信耶稣并跟随祂。
NO.1437:[教规教义]圣餐的问题「5/12/2022 10:47:46 AM」 [ ] (提问)
Male
承恩
 
先生您好!
    我是个新教徒。有次在举行圣餐前,有姊妹提出,自己有某种可能传染的疾病。面对此种情况,有两种意见:
    一。经过祝福的杯是圣洁的。我们可不必在意这些,藉着信心领受这饼和杯即可。
    二。既然了解到这种危险,就该尽上人的责任和本分,事先做出各种安排。(包括改用一次性纸杯?)因为我们不可试探主。
    类似的情况还有节日的聚餐等。我们应该怎样做呢?请先生指教。

[天主教在线] 回复:
应该遵守基本的的和必须的防疫措施。一方面要尽可能满全社会义务,诸如纳税、遵守交通规则、遵守正常的生活常识等等;另一方面,天主给人制定的自然律和人类社会的法律制度都是为了人类自身的好处,人类不可妄用,也不可以用奇迹的方式试探天主,信德并不取消人间的制度法律。
新冠疫情期间,国内外的天主教会在举行弥撒时,都遵守政府制定的防疫政策,包括佩戴口罩和保持安全距离等,同时取消一些接触性的礼仪,比如圣周四的濯足礼,圣灰礼仪在额上敷抹圣灰,以及施行手领圣体等等。
对于坚持自己主张的兄弟姐们,要详细给与解释,在实际礼仪中,在保证对一般信众安全措施的前提下,可以对其采取比较灵活的措施。比如,对那些固执口领圣体的教友,不可拒绝为其送圣体,但可以安排他们在一般教友手领圣体结束后,再给他们送圣体。
顾及到别人的利益,本就是一种仁爱的表现,固执的强调自己的利益和权利,其核心是自私的。
NO.1436:[教规教义]什么是兽印「5/11/2022 5:08:21 PM」 [ ] (提问)
Male
承恩
 
此留言保密,仅管理员及留言者可以浏览。

[天主教在线] 已经回复您,请 输入密码查看
页次:1/97页 每页15条 总计1450条 首页 下一页 尾页
分页:1页 2页 3页 4页 5页 6页 7页 8页 9页

© 版权所无,欢迎转载。Copyleft 2003.天主教在线 【佳播工作室】
咨询Email:chinacath.org#gmail.com
本答疑系统属于天主教在线,本站许可大家在任何地方使用我们提供的答案,唯在对答案做任何修改时,请事前通知我们。

 
  教义教规 圣经疑难 婚姻家庭 伦理问题 生活问题 其它问题 教堂查询
天主教是否拜偶像 如何加入天主教 天主教和基督教的区别 基督教还是天主教
怎样理解三位一体 基督教提出的几个问题 玛利亚的地位 教友能给已故亲友烧香吗
有关创造的几个问题 圣经中血腥情节描写 基督教与天主教诠释圣经 《圣经密码》可信吗
天主教徒与外教人结婚 如何对待同性恋问题 婚姻问题集锦 II III IV 婚前性行为的问题
从教律看婚姻 道德两难的疑问 为何天主准许恶在世上 手淫是一种罪吗
如何面对生活中的暴力 星期五可以吃肉吗 早恋在天主教是犯罪吗 圣神同祷会的一些问题